快捷搜索:  as  test

平安夜美国政府关门“不营业”了?真相是……

当地时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总统行政令,安排12月24日关闭美国政府,并对必要部门的正常与基本运行作出必要安排。按照某些美国媒体的解读,此举的目的是为了给美国联邦政府雇员增加假期。

圣诞节是周二,平安夜周一,“川总”大发善心,大笔一挥:干脆也都别上班了吧!这条消息让许多网友们是纷纷直呼,年末送假期,好羡慕哦!

且慢,可别把特朗普的“休假式关门”想得太天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表示,虽然美国总统的确可以出于某些理由安排放假,比如12月5日因为老布什国葬而安排联邦政府放假等,但仅仅为了在年末“送假期”而临时关闭政府,听起来真的不像是一个很合理的理由。

抛开长假期的额外客观效果不提,特朗普的这个举动极可能还是与目前2019财年联邦政府拨款立法的困境有关。事实上,2018年10月1日就开始的2019财年仍旧没有完整的正式拨款立法,12月7日临时拨款到期后,国会两院通过了为期两周的临时拨款,将联邦政府支出维持到12月21日。这就意味着,21日之后,如果国会两院无法通过完整或者临时的拨款法案并得到总统签署的话,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就将在2018年迎来第三次“停摆危机”。

试想如果21日之后真的发生部分联邦政府机构停摆的情况,周末的22日和23日是政府休息日,虽然有一些联邦政府支出的机构仍旧会受到影响,但由于周末媒体的活跃度较低,所以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并不会太鲜明。但对于圣诞假期之前唯一工作日且又是所谓“平安夜”的24日而言,政府机构停摆所可能引起的媒体负面评价一定是难以想象地大。

于是,未雨绸缪,在“政治性关门”之前自身索性直接选择先行“休假式关门”,将危机的恶性效应最小化,同时其实也是为可能的妥协创造更大的空间。当然,在减压减震的软身段之外,其实还有图穷匕见的一面:特朗普事实上也在提醒国会,为了实现政治目标完全可以随时关闭政府,对此他毫无压力也并不在乎。

所以,如果这样看来,直接将24日的政府关门定义为是“又一次政府停摆”的确有些乌龙,但如果完全说这只是一次“喜大普奔”的放假,显然也太天真了。

回过头来再看,特朗普这次为何一面要高调以“政府停摆”为要挟、一面又小心翼翼地做一些小动作铺垫呢?其原因极可能是特朗普已经意识到他必须抓住最后机会实现目标,虽然这个目标已经被动地处于了需要“火中取栗”的艰困地步。

这个目标显然就是要到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上的50亿美元筑墙经费。

一方面,从宾夕法尼亚大街两端的府会关系上,特朗普的筑墙计划可能只有在目前即将结束的共和党占据国会两院多数的情况下才有望过关,而在明年新国会特别是民主党掌握国会众议院多数的条件下必然寸步难行。这就意味着,无论如何,特朗普一定要在最后一刻放手一搏,最好的结果是拿到经费,最坏的结果也是没有拿到经费但却通过兑现承诺的努力而确保了关键选民的支持。

另一方面,就目前国会两院各自内部的微观生态看,占据少数的民主党完全可能在审议修正过程中采取“冗长发言”方式瘫痪程序,最终致使法案不了了之;甚至由于本届国会已经延续到了原本计划休会的12月13日之后,共和党议员们的意兴阑珊也未必能确保特朗普锁定足够的支持。这就意味着,特朗普几乎不能指望通过正常的立法程序落实筑墙所想要的经费,进而他转而采取利用危机杠杆施压国会的方式来渐进主地推进议程。最新民调显示,如果政府停摆真实发生,24%的受访者认为民主党负有责任,这个数字虽然只有特朗普和共和党受到指责比例的二分之一,但对于马上就要转为国会众议院多数并希望大显身手的民主党而言显然也不是一个好的起点。如果政府停摆,白宫、国会两院两党……所有人都有压力,所有人都不是赢家,但随着停摆时间的拖延,轮到下一步落子的国会所要承担的压力一定会陡然上升。在那样一种相关各方都希望快速解套的博弈之中,特朗普就更加有机会获得虽然少于50亿美元要价、但却多于民主党坚持的13亿美元边境管理经费的筑墙支出。这种结果虽然不是最好或者最坏,但可能才是特朗普目前谋划希望实现的最务实结局。

事实上,在宣布24日政府关闭之前,特朗普也大概表达了关于50亿美元筑墙经费可以商量的软化表态。几乎同时,身为国会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的亚拉巴马州州共和党人理查德?谢尔比也表示可能会达成延续到明年二月的临时拨款法案。如此安排听上去的确是化解目前政府拨款缺口危机的最好办法了。但问题在于,特朗普的筑墙计划到底是否会得到怎样的满足。甚至,如果届时仍旧围绕筑墙展开拉锯的话,3月1日即将到期的联邦债务上限以及4、5月份前后要完成的2020财年预算决议案等议题都将加以博弈。到那时,在面对更大可能的政府停摆危机时,特朗普显然就找不到平安夜这样好的机会上演一场“休假式关门”了。

政府停摆也好,筑墙也罢,其中的深层次分歧其实是移民政策,再本质讲其实是关于美国这个国家未来发展前景的不同立场。必须看到,即便特朗普政府筑上再高再长的边境墙,美国仍旧会在未来数十年后成为一个白人不再占据多数的无多数族裔人口结构的国家。面对这样的国家命运,民主党仍旧关心“谁是美国人”,而共和党则在关注“美国是谁的美国”,于是类似于今天的矛盾与分歧在未来不会减少,甚至会愈演愈烈地无法调和。

(作者刁大明 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编辑:董亚欢)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