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郎朗完成伤愈后国内音乐会演出首秀

在悠扬的管弦乐走出引子后,着名钢琴家郎朗优雅地弹出第一组独奏乐段,也开始了他伤愈后在国内的音乐会演出首秀。一曲莫扎特的《升c小调第24钢琴协奏曲》,在指挥家杜达梅尔和柏林爱乐乐团的密切合作下顺利完成。现场观众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11月23日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出现的场景。

对于这场音乐会,郎朗十分重视,因为这是伤愈后他在国内的首次公开演奏。之前因为感冒发烧,郎朗婉拒了媒体的群访。他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主要想集中精力准备这场重要的演出,因为是国内首次,也因为是与柏林爱乐乐团合作,所以选择了莫扎特的作品,是为了保证‘安全第一’,毕竟这场音乐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这是柏林爱乐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的第二场音乐会,乐团依旧如前日排出了强大的阵容。北青报记者看到着名的双簧管演奏家阿尔布雷希特·梅耶坐在双簧管首席的位置上。第二场演出在杜达梅尔的指挥下,再次响起透亮的管乐和柔美的弦乐高度融合之声。

“安全第一”是郎朗近期经常提到的。这部莫扎特作品看似轻松,却在钢琴音色和气质展现上有较高的要求,真正弹好并不易。演奏风格一向激情澎湃的郎朗这次明显注重莫扎特独有的优雅气质,稳健中寻求睿智。在略带悲伤的旋律中,第二乐章的柔板直抒暖人的胸怀。第三乐章中,钢琴与乐队的"对谈",每段旋律的重复都如同灵光闪现,在快速的音符中,展现了郎朗依然如故的高超技巧。

一曲奏罢,在雷鸣般的掌声中,郎朗向柏林爱乐乐团的演奏家们鞠躬致谢,并拉着杜达梅尔再三谢幕。之后,他再次坐在钢琴前,舒曼的第六钢琴奏鸣曲的选段响起,缓慢而饱含深情。反复谢幕后,郎朗奏起了肖邦的《e小调第一圆舞曲》——那是观众无比熟悉的快速明朗的旋律。

再听郎朗演奏,发现他改变了许多:手伤休整一年,“安全第一”是他现在的状态,因此严谨是首要的;对受伤的手的用法有巧妙的规避,形成了现在恢复期的郎朗演奏风格,同样赢得观众的喜爱——掌声说明一切。

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郎朗的复出演奏和柏林爱乐乐团的精彩演奏,国家大剧院在通州台湖舞美中心开辟了第二现场,直播音乐会再次吸引众多观众观看。记者/伦兵摄影/王小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