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湖南弑母男孩作文:失去的爱太多了

12月13日,湖南弑母案涉事男孩吴林(化名)已被带离原生活环境,由监护人及相关多部门对其进行定点监护管理。家属表示,吴林将在长沙某机构接受为期三年的教育。

当天,新京报记者看到一篇吴林写的作文,作文中,他提到了母亲上夜班后,父亲接到朋友电话后执意外出打麻将的事,他请求父亲“别出去了,就这一次”,但遭到拒绝,他在文末写道“爸爸,您少打麻将吧,我失去的爱太少(记者注:此处意为‘多’)了。”

男孩获释后被带离原生活环境

12月2日晚9时许,六年级男孩吴林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持刀将母亲杀死。吴林因年纪太小,系不负刑事责任能力人,公安机关将其释放。

12月13日,新京报记者从湖南省宣传部门获悉,益阳沅江市泗湖山镇弑母案经公安机关依法侦查、查明事实后,沅江市委、市政府对吴林的后续教育管束等问题高度重视,派出了由分管副市长为组长的专门工作小组,与相关部门及其监护人共同研究制定并实施全面妥善的后续处理方案。

目前,吴林已被带离原生活环境,因其未满14周岁,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暂时对吴林采取下列教育管束措施:由其监护人及公安、教育、镇政府共同对其进行定点监护管理,并进行心理疏导、法制辅导、文化教育等。有关部门将根据吴林教育转化情况和相关法律规定,采取进一步教育管束措施。

家属称男孩被送往长沙管束教育三年

13日中午,新京报记者获悉,12日下午,吴林的爷爷和父亲带着他从泗湖山镇前往沅江,当晚,爷爷独自返回镇上,由父亲带着吴林继续前往长沙。今日上午,吴林的爷爷奶奶带着2岁的小孙子返回村里。奶奶说,吴林已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管束教育,为期三年,父亲将继续外出打工赚钱养家。

爷爷告诉新京报记者,吴林被送走接受管束教育,费用也不用家里承担。但他也透露了自己的担忧,“不知道孩子到了那里,能不能像政府承诺那样,可以继续上学。”

吴林(化名)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吴林(化名)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男孩作文称父亲打麻将让其独自在家

吴林从小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家里还保留有属于他的痕迹,墙上还贴着吴林上幼儿园时期获得的奖状以及拍摄的画报,上学的书本也被仔细保管。

1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吴林爷爷家中,看到一本他上五年级时的作业本,其中一道作文题目为:XX,我想对你说,题目要求说出自己内心的愿望和想法。吴林写的作文题目为“爸爸,我想对您说”,文中,他讲述了妈妈上夜班后,爸爸接到朋友电话后执意外出打麻将的事。

他描述称,电话里传来别人约爸爸打麻将的声音令他厌恶,“恨不得把电线剪断,恨不得把电话砸碎”,他还哀求父亲“爸爸,妈妈不在家,您就别出去了,就这一次”,爸爸回称“小孩子懂什么!”打完麻将回来后没多久爸爸又出门了。在最后一段,吴林写道,他想对爸爸说“您少打麻将吧!我失去的爱太少(记者注:此处意为‘多’)了”。

吴林作文全文:爸爸,我想对您说

我一想起自己在家的哪一天,泪水就糊了双眼,那一天我们吃过饭,妈妈上夜班了,走的时候特别交代您:“不要把(让)孩子一人在家。”

妈妈上班以后,您就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铃、铃、铃”,电话铃响了,您三步并作两步奔到(电话前),电话里传来令我厌恶的声音:“哎,三缺一,就差你了。”

那时候我恨不得把电线剪短,恨不得把电话砸碎,可您的脸上却满是笑容,三两口把饭吃完了,把碗筷一扔说:“我走了,你洗碗吧!”我对您说:“爸爸,妈妈不在家,您就别出去了,就这一次。”

您满脸的笑容不见了,说:“小孩子懂什么!”

等了一会儿,“吱”的一声门开了,您终于回来了,您疲惫地躺在沙发上,这时电话又响了,您穿上大衣,又走了。

爸爸我想对您说:“您少打麻将吧!我失去的爱太少(多)了。”

专家建议为男孩补充家庭教育

“他变成这样,不是他生下来就这样。”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表示,当家庭教育出现缺陷时,应该有社会干预,以及相关政策要跟上,最好的就是补充家庭教育,而普通学校是做不到的,应该放在以品行教育为主的特殊学校,例如非常有成效的工读学校。

李玫瑾说,近些年工读学校有了萎缩的迹象,很大程度源于多数家长或社会上对这种学校有偏见。“所以我认为这个孩子,目前最适合送到特殊学校,对他做一个心理上的指导和矫正,同时要完善补充原有家庭教育缺陷的东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